珂禾子

不会画渣画Cosplay唱歌跳舞吐槽的cv不是好文手

【凹凸|安雷】窗外的星辰大海

其实cp向真的很少啊,比较偏友谊(?)吧?私心还是打了安雷
有人可能会问你一天居然更两章,其实只是明天不一定可以更而已。4.7回学校,不一定还可以更。未来月假能不能更也是个问题啊.......
<<
他拉开了不知多久没有打开,已经落了灰的百叶窗,随着“吱呀”一声响,月光一拥而上,挤进了越来越大的窗缝,争先恐后地闯进了这个狭小的空间,扑进了少年冰冷的怀里。少年因为突然的光而眯了眯眼,再温暖的光也无法直达眼底最柔软的那一处。

那个屋子正对着天空和大海,这是十九岁的他最喜欢的颜色。特别是晚上,海天相连,漫天耀眼的星辰,心底总有种莫名的充实感。微风吹动水浪,海面上星空的虚影泛着波澜。

可是今天没有星星。

他开窗的真正原因并不是看风景,而是......

“什么人在上面?”,被响声吵醒是件很不愉快的事。

许久没说过话的少年张口时声音并不干涩,反而还格外的柔和轻灵。他抬起脑袋,不悦地看着那个一跃而下,现在正单手扒拉着窗上沿,脚踩在窗台,好奇的盯着他的家伙—— 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少年。

“原来这个屋子里有人啊!”,不速之客拖着长音。他有一双美丽的眼睛,剔透的紫色,带着刚成年的男孩独有的嚣张。轮廓还有些稚嫩,月光为那张脸裹上了一层柔和的白光,印着星星的头巾垂在手边。探了探头,他的视线转向了少年身后一排的画布、画架,“哟,还是个画家。”。

少年忍住抬手推他的冲动,毕竟下面就是深不见底、波涛汹涌的海,就这么推上一把,估计出人命是板上钉钉的事。他“啪”一声砸上窗。

这个不怎么正常的初次见面始于窗外,却猝不及防地在1分钟内结束。

结束?呵,想多了。

于是乎,从此,少年的生命线中出现了波折。

这个家伙叫“雷狮”。对于少年来说,就是一个天天半夜不睡觉跑别人家窗外看海景的混小子,一个和少年有相同爱好的近龄人。

相处久了,少年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未免太过天真。雷狮这小子,仗着刚成年天天喝酒撸串。他撸串也就算了,最后留下的脏竹签子还要少年收拾;他喝酒也就算了,还非要逼少年陪他喝。并且在他沉默时捧腹大笑,“哈!菜鸟画家,比我大一岁居然不敢喝酒哈哈哈哈哈!”“你!”。

不知为什么,雷狮突然停住了笑声,他半垂着眼睑,望向那个比老妈子还滔滔不绝的少年。“不是我说你,雷狮。”,少年抱着臂,“你每天喝那么多酒,不怕会得胃病吗?”。

他好看的眸子弯了弯,没有回应,而又将手里的一罐黑啤一饮而尽。

“放心吧,我还要陪你看星辰大海呢。”

 

“嘿,傻子!发什么呆呢?”。

雷狮的手在少年的眼前晃了晃,“可是你说今天有流星我才留到这么晚的哦。”。

少年这才回过神,侧头问:“都说流星可以实现愿望,你要许什么愿?”。

雷狮没有回答。不知是不是错觉,少年觉得他有些忧伤。“那你呢?”,他回眸反问,轻笑了两声,似乎在笑少年的幼稚,“还是想看见世上最美的星辰大海吗?”。

折回身的雷狮并没有发现少年一刹那的呆滞。

他有些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,紧紧攥着腹部衣服的手松开了。

 

雷狮再也没有出现过了。一天、一周、一个月。那个嚣张潇洒的背影,出现的莫名其妙,亦消失的莫名其妙。

第二个光顾少年的小屋的人是个20岁的年轻男子。

他面无表情地说:“你是雷狮的朋友?”,他不等少年反应,就继续道:“舍弟于昨日清晨四点十分死于胃癌,明日晚十九点举行葬礼。”。

少年发现猝不及防的不是开始,是结束。

 

“安先生,您这幅画的灵感源于何处呢?”,手握着话筒的记者指着一幅安置在隐蔽处的油画,笑眯眯地问。

安迷修抬头。那是一幅布画,百叶窗大开着,广阔的大海倒映着星空。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少年坐在窗台上,过长的头巾被海风吹起,他轻笑着回眸。因为是油画,一切显得模糊不清,只有少年的眼眸明亮清晰,带着狡黠和丝丝忧伤,囊括了整片天空,缩小的星空在他的眼中浩瀚却温柔。

记者久久未得回应,惊讶地抬头,发现这个著名的冰山画家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。

“这是我的成名作。”,他说,“他的眼中有最美的星辰大海。”。

下一秒,他又恍惚了。

“可我已经忘了那窗外的星辰大海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你不经意的回眸,我在意了一辈子,也忘记了一辈子。

评论
热度(7)

© 珂禾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